|新一代信息技術 信息基礎設施建設 互聯網+ 大數據 人工智能 高端信息技術核心產業
|高端制造 機器人 智能制造 新材料
|生物產業 生物醫藥 生物農業 生物技術
|綠色低碳 清潔能源汽車 環保產業 高效節能產業 生態修復 資源循環利用
|數字創意 數創裝備 內容創新 設計創新
|大資管時代
|地方亮點及地方發改委動態
|獨家內容
|雜志訂閱
?? 投稿
您的位置:首頁 > 聲音
2020中國數字經濟發展指數發布,廣東連續4年蟬聯榜首
2020-11-06 17:11
來源:中國戰略新興產業
字體: [   ]

  劉旭 劉浩然

引言

  目前,我國數字經濟發展水平仍處于起步階段的地區很少,六成省(區、市)聚集在發展和追趕階段,部分地區有望成為新秀。整體來看,數字經濟頭部五省(市)與其他地區的差距仍然很大,各省(區、市)所處數字經濟發展階段分布呈現從尾部向中部集聚的態勢。

  2020年一場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迅速蔓延,對經濟發展、社會生產帶來巨大沖擊。負面影響的背后,新的經濟增長點逆勢而生,數字經濟在危機面前特有的韌性和免疫力極大彰顯,成為助推地區經濟復蘇的關鍵抓手。近日,賽迪顧問發布《2020中國數字經濟發展指數(DEDI)》,聚焦新形勢下區域數字經濟發展的新格局、新特點、新動力,對全國31個省(區、市)數字經濟發展情況進行了全面評估與分析,為“疫情后時代”各地區打造數字經濟關鍵優勢提供路徑參考。

01

10省(市)位于平均水平以上

  賽迪顧問數字經濟產業研究中心遵循系統、科學、可操作、可對比五個基本原則,從基礎、產業、融合、環境4大關鍵維度,10個核心指標,41個細分指標,對全國31個省(區、市)(不包括我國港澳臺地區)的數字經濟發展情況進行評估,以期更加精確、全面地反映當前中國各地數字經濟的發展水平與階段性特點。

  從整體結果來看,2020年中國數字經濟發展指數(以下簡稱“DEDI指數”)平均得分為29.6,其中10個省(市)位于平均水平以上,前五名省(市)與2019年相同(僅浙江與上海名次互換),我國數字經濟頭部成員基本穩定,其中廣東省更是連續4年蟬聯全國數字經濟發展水平榜首。


02

分布呈現從尾部向中部集聚態勢

  發展階段上,由尾部向中部階段集聚,躍升難度逐漸增大。根據DEDI指數,我國各省(區、市)的數字經濟發展情況可以劃分為起步、發展、追趕、新秀、引領五個階段。從起步到引領,數字經濟發展每進入到一個新的階段,向上跨越的難度就會隨之加大。目前,我國數字經濟發展水平仍處于起步階段的地區很少,六成省(區、市)聚集在發展和追趕階段,部分地區有望成為新秀。但要從新秀實現向引領者的躍升,則難度驟增,加之追趕者的趕超勢頭強勁,或面臨“逆水行舟”的局面。整體來看,數字經濟頭部五省(市)與其他地區的差距仍然很大,各省(區、市)所處數字經濟發展階段分布呈現從尾部向中部集聚的態勢。

  區域分布上,三大核心區域優勢凸顯,西部地區迎來機遇。我國數字經濟發展具有突出的區域集聚特征,京津冀、長三角、珠三角三大城市群成為我國數字經濟發展的區域核心。這一方面得益于三地經濟基礎優越,虹吸效應顯著,可以為數字經濟的發展提供充分的人才、資金等資源保障;另一方面,三地扎實的產業基礎也為數字技術與實體經濟的融合發展提供了廣闊的空間。


  整體來看,我國數字經濟發展水平仍未打破“胡煥庸線”。但相較2019年,2020年共有8個地區的DEDI指數排名有所上升,其中陜西、廣西、云南、甘肅、內蒙古、新疆6省(區)均位于我國西部地區,西部地區正擁抱數字經濟發展紅利,努力在新的賽道實現突破。未來,隨著新型數字基礎設施的建設和普及,數字經濟將會進一步突破地理條件的限制,改變我國傳統經濟發展模式和資源配置方式,為縮小東西部差距注入新動能。


  產業聚焦上,數字牽引型地區空缺,數字產業化亟待加碼。不同地區數字經濟發展的驅動力與競爭優勢不盡相同。基于數字產業化與產業數字化的發展程度,可將各省(區、市)的數字經濟產業發展情況分為潛力型、融合提升型、數字牽引型、均衡型4種類型。廣東、山東、湖北等11省(區、市)屬于均衡型,產業數字化和數字產業化均高于平均水平,數字經濟產業發展最為充分;安徽、河北、重慶3省(市)的產業數字化發展水平遠高于數字產業化,屬于融合提升型;其余17個省(區、市)的數字產業化和產業數字化發展水平均低于全國均值,產業潛力亟待挖掘。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我國尚無數字產業化發展水平顯著優于產業數字化的數字牽引型省份;從四大一級指標來看,基礎指標、融合指標、環境指標平均值均高于DEDI指數平均值(29.6),而代表了數字產業化發展水平的產業指標平均值(24.6)則顯著低于DEDI指數平均值。近年來,我國依托雄厚的制造業基礎,在產業融合發展方面取得了飛躍,產業數字化成績喜人。但作為數字經濟持續增長的內生動力,數字產業化發展水平則稍顯遜色,在未來的發展過程需要更多的投入和關注。

  基礎指標上,傳統數字基建趨于成熟,5G等新型數字基建前景廣闊。基礎指標方面,新型數字基礎設施指標標準差均高于傳統數字基礎設施,固定寬帶、4G網絡、互聯網等廣泛普及,傳統數字基礎設施在區域間的差距不斷縮小,各區域建設水平趨于成熟,提升空間逐漸減小;而全國新型數字基礎設施建設水平則差距較大,各地爭相發力,5G、數據中心等均處于加速布局階段,未來仍有廣闊提升空間。


  2020年《政府工作報告》強調要“加強新型基礎設施建設,發展新一代信息網絡,拓展5G應用”。截至2020年6月底,已有近20個省(區、市)發布了新基建重點項目投資計劃,北京、山東、浙江等地已發布新基建行動方案。在5G建設方面,截至6月底,全國5G基站累計超40萬個,建設速度和規模超過預期;在數據中心方面,2020年上半年全國數據中心招標數量超1700個,其中湖北招標數量與金額均居全國第一。賽迪顧問預測,到2025年,全國5G、數據中心累計新增投資規模均將超過2萬億元,成為各地新型數字基礎設施建設的重中之重。

  產業指標上,數字產業集聚特征顯著,后發地區企業培育有所突破。我國數字產業發展區域集聚特征顯著。在電子設備制造業領域,珠三角、長三角及川渝地區產業規模優勢顯著;在軟件服務業領域,長三角、珠三角和環渤海地區產業規模優勢較為明顯;相較軟件服務業而言,電子設備制造業的總規模更大、區域分布集中度更高。從分省情況來看,廣東省在電子設備制造與軟件服務方面都具有重要地位,江蘇以硬件制造為主,北京則以信息服務業見長;而在新疆、西藏、青海等數字產業化較薄弱的地區,數字產業結構一般以軟件服務業為主。

  企業方面,產業主體指標TOP10地區共聚集了747家ICT領域主板上市企業,占全國ICT領域主板上市企業總數的88.1%;共擁有92家互聯網百強企業,僅北京、上海、廣東三地就占據了近七成的席位;共擁有198家獨角獸企業,占全國獨角獸企業數量超九成,其中84.3%集聚在TOP5地區。同時,近兩年中西部地區發展速度加快,河南、安徽等省份在ICT領域主板上市企業數量等方面有較快增長;2019年全國獨角獸企業均集中于TOP10省份,而今年貴州、江西、陜西等中西部省份均實現零的突破,中西部地區正全面發力,不斷在產業主體培育方面增量提質。


  融合指標上,“兩化融合”發展較為均衡,研發設計深水區轉型空間巨大。2020年我國工業和信息化融合指標平均值為32.2,近半數地區得分高于均值,標準差為8.1,整體發展水平較為均衡。其中江蘇、福建、廣東、安徽、浙江榮居前五名,引領我國工業數字化進程。從細分指標來看,生產設備數字化率、應用電商比例、關鍵工序數控化率三個指標各地得分差異較小,且少有得分很低的省(區、市),說明在生產及銷售領域,我國數字技術及設備的應用水平較為成熟,奠定了工業數字化的堅實基礎。相比之下,數字研發設計工具普及率、網絡化協同企業比例指標的均衡性較差,部分省份得分很低,說明在數字研發設計(微笑曲線上游)、數字化協同(商業管理與協同)等工業數字化進程的深水區,企業轉型空間仍較大,實現我國工業領域的高度數字化協同任重道遠。

  環境指標上,內陸地區發力數字營商環境,集約化建設成未來努力方向。廣東、山東、浙江等沿海地區的數字環境指標得分仍較高,但內陸地區的后發勢頭不容小覷,河南、貴州位列數字環境指標TOP5,前15名內陸省份占據7個席位,四川、重慶、陜西、甘肅、江西均在其列。內陸省份快速崛起,逐漸打破沿海地區營商環境優越、產業資源虹吸效應顯著的局面,為內陸地區吸引、承接更多的優質數字經濟資源落地埋下伏筆。未來,隨著數字經濟發展更加成熟,我國各地區數字經濟發展環境差異將會進一步縮小,數字經濟發展水平的鴻溝或將逐漸彌合。

  同時,政務服務數字化轉型呈現從“網上辦”到“指尖辦”的趨勢。截至2019年7月,全國已建設31個省級政務服務移動端,在各渠道發布的小程序達21個,覆蓋14個地區,主要集中在東部,“App+小程序”正在成為政務服務創新的標配和藍海。隨著數字政府建設的逐步推進,如何實現各地政務服務門戶、移動App、小程序等使用統一數據源、統一運營管理,減少重復建設、重復上傳和多級維護造成的資源浪費,是下一步要思考和解決的問題。

  03

  高站位持續推動數字經濟高質量發展

  面對疫情全球大流行、經濟下行壓力激增、國際貿易摩擦等重大挑戰,各地區應牢牢把握數字經濟對社會經濟發展的疊加、放大、倍增效應,將數字經濟作為轉危為機的重要引擎。鑒于此,賽迪顧問數字經濟產業研究中心提出以下幾點建議。

  一是攻略科技創新制高點,實現產業鏈高端延伸。圍繞“四個面向”,瞄準產業基礎高級化、產業鏈現代化目標,加強基礎性、前瞻性數字技術研究,增加源頭技術供給,以基礎研究突破帶動引領性原創技術、關鍵核心技術、戰略性技術重大突破,提升產業供應鏈風險抵御能力。深入挖掘數字技術價值,培育發展新興產業,提升數字產業化水平,推動產業鏈、價值鏈向高端延伸。

  二是面向數字經濟主陣地,提升融合發展能力。立足實體經濟,穩步推動5G商用部署,加強工業互聯網、物聯網等新型基礎設施建設,深化大數據、人工智能等技術與實體經濟融合發展,持續推進產業數字化、壯大融合產業,重塑生產方式、服務模式與組織形態,提升實體經濟的發展韌性,做強做大數字經濟。

  三是順應數字治理新形勢,推動形成數據要素市場。順應數字經濟發展新形勢,堅持包容審慎治理理念,創新治理方式,優化治理手段,完善治理規則,營造規范有序、公平競爭的數字經濟發展環境。加快完善數字經濟市場體系,確保數據的安全有序利用,推動形成數據要素市場,以數據的流動引導科技、資本、人才等生產要素優化配置,實現協同發展。

  四是謀篇布局內外雙循環,深化“一帶一路”交流合作。挖掘內需潛力,統籌利用國內國外兩個市場、兩種資源,提升國際合作水平和層次,逐步形成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深化“一帶一路”框架下的交流合作,推動“一帶一路”成為各國產業協作發展的國際大平臺,構建“一帶一路”內外聯通的戰略大走廊,把握數字經濟時代我國參與國際合作與競爭的主動權。

  作者簡介

  劉旭、劉浩然,賽迪顧問數字經濟產業研究中心分析師。

  END

  來源:2020年11月1日期《中國戰略新興產業》

  編輯:艾麗

  審核:趙涵


關注微信公眾號: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廣告刊例 | 訂閱服務 | 版權聲明

地址(Address):北京市西城區廣內大街315號信息大廈B座8-13層(8-13 Floor, IT Center B Block, No.315 GuangNei Street, Xicheng District, Beijing, China)

郵編:100053 傳真:010-63691514 Post Code:100053 Fax:010-63691514

Copyright 中國戰略新興產業網 京ICP備09051002號-3 技術支持:wicep

湖北11选五中奖技巧